首頁

大連地鐵五號線穿海大盾構項目繃緊“防疫弦”施工不停頓

時間:2020-02-29 14:28:32 作者:睦原 瀏覽量:4614

溫文海沉聲道:“也就是說,這一次的事情,只要我們做的好了,那就可以揚名立萬,成為整個靈兵界這里最有名的城邦,如果我們失敗了,我們也可以守住城邦的地盤,同樣我們了可以出名,成為靈兵界這進最有名的斗士,怎么算都不吃虧。”

趙海微微一笑道:“你說的不錯,我就是這么想的,不管怎么說,這個先手我們是占了,雖然以后圣院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報復我們,但是他們短時間內是不會這么做的,畢竟秘境的面子,他們還是要給一些的,在加上有你們幾位在,等他們真的想要對付我們了,那時怕是我們的實力,已經翻了幾翻了,他們在想對會我們,也不太可能了,到時候就不是他來對會我們了,而是我們反過去要對付他們了。”

溫文海他們都點了點頭,隨后溫文海看著趙海道:“可是頭兒,我聽你的意思,怎么好像對這一次的戰斗,沒有什么信心一樣?你真的確定,這一次沒有辦法對付圣院嗎?”

趙海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談何容易,圣院之前雖然名聲受損,但是他們的實力卻沒有受損,而且這一次圣院就是為了下重手對付普河城邦,好在靈兵界這里立威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想對付他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加上反圣院聯盟雖然成立了,但是里面的人全都是三心二意的,真的敢跟圣院死磕的又有多少?不過這對于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機會,圣院會對普河城邦出手,也會嚇到不少人,一定會有人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人數還不會少,等那些人都站到我們這一邊,那我們也就有了跟圣院叫板的資格了。”

溫文海點了點頭,他沉聲道:“我聽頭你說的那個擴張計劃了,這會不會對我們有什么影響?”

趙海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會有什么影響,我們的實力在那里擺著呢,能有什么影響,在說了,我對那些要求加入我們城邦的城市,他們現在的城主,還會是城主,只是城內的一切規矩要按城邦的來,當然,在他們的城里,他們也可以有自己的一些獨特的法律,但是總的大憲法,一定要與城邦一樣,同時也要完全的尊從于城邦的領導,如果不然,他們是沒有資格加入到城邦的。”

溫文海嘆了口氣道:“說實話,我要是那些城邦的城主,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加入到城邦,那怕是只當一個城主也行,比自己管理一個城邦強多了,最主要的是,不但治下的人生活的水平提高了,城主的收入也會提高,這可是好事兒。”

趙海笑著道:“權力是最難放下的東西,當一個人嘗到了權力帶給他的甜頭之后,他怎么可能輕易的放手呢,總是需要做一些準備的。”

湯明長出了口氣,喃喃道:“真希望有一天,整個靈兵界的人,都能過上如城邦這里人一樣的生活,那就太好了。”

溫文海他們幾個也都點了點頭,他們也真的希望有那么一天,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就代表著靈兵界已經沒有什么戰爭了,天下太平了。

趙海長出了口氣道:“不會那么容易的,就算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天下也不會太平的,人總是貪婪的,而貪婪有的時候是一種動力,有的時候卻是原罪,算了,不說這個了,我們還是做好我們的事情吧,大家你們是從山區基地那里來的,大家在那里住的怎么樣?”

溫文海笑著道:“好極了,大家都在那里住的很好,很舒服,呵呵,他們都離開靈兵界有一面時間了,都有些想家,雖然之前都回家去看望過自己的家人,但是卻沒有在靈兵界這里多呆,現在好了,他們可以在靈兵界這里生活一段時間了,雖然說靈兵界這里的環境,明顯的沒有秘境那里好,但是他們卻不在意,因為這里是我們的根。”

趙海點了點頭,正要說話,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接著一個聲音道:“什么人!”另一個聲音馬上道:“在下是門房,有一位先生自稱是普河城邦的代表,說要見城主大人,現在已經在門房那里候著了,請城主大人示下。”

隨后之前說話的那個聲音傳來道:“城主大人,有一位先生自稱是普河城邦的代表,前來求見。”其實這些話趙海他們都已經聽到了,不過像這樣的稟報,卻是必要的規矩,所以趙海之前雖然聽到了那人說話,卻沒有出聲。

趙海沉聲道:“驗明那人的身份,如果他真的是普河城邦的代表,就帶他到書房去。”門外的聲音應了一聲,接著轉身去吩咐門房了。

趙海沒有管外面的人,而是轉頭對溫文海他們道:“我去書房那里一趟,看看普河城邦有什么事兒,說不定是讓我們的軍隊可以進入普河城邦了。”

溫文海他們也都點了點頭,趙海也沒有在跟他們客氣,直接就站了起來,轉身往外走去,到了外面之后,轉道去了他的書房,在書房里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著對方的到來。

第六百五十七章 出兵

趙海坐在書房里,看著他面前的這個男人,這個男人看起來年紀不是很大,只有三十歲左右,保養的到是十分的好,穿著一件十分得體的衣服,身上的氣質也十分的出眾,往那里一坐,給人一種溫文爾雅的感覺。

趙海看著他,微微一笑道:“先生貴姓啊?在普河城邦任何職啊?”

那人對趙海一抱拳道:“趙城主太客氣了,免貴在下姓陳,陳國華,在下只是盧城主身邊的一個打雜的罷了。”

趙海當然不會當真,這個陳國華雖然說的十分客氣,但是趙海卻也猜出了他的身份,他可能是盧進言身邊的幕僚,不然的話也不會代表盧進言前過,看樣子他的身份可是不低。

趙海笑著道:“陳先生太客氣了,不知道陳先生這一次前來,有什么事兒嗎?”

陳國華沉聲道:“確實是有一點兒事兒,在下有一個問題想問趙城主,希望趙城主能如實相告。”

趙海點了點頭,沉聲道:“陳先生請講。”趙海已經大概的猜陳國華要問的事情是什么了,現在李堂他們來城邦的消息,怕是已經傳出去了,盧進言這是不放心了,所以派自懷的心腹手下前來打聽消息了。

果然,陳國華趙海道:“趙城主,近期可是有幾位斷河級高手前來拜訪?他們可是圣院的人?”

趙海一聽陳國華這么說,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原來陳先生問的是這個啊,確實是有三位斷河級高手前來拜訪我。但是他們卻并不是圣院的人。而是秘境的人。陳先生也應該知道,我們城邦的長老田鶴草進入到了秘境之中,最后死在了秘境之中,但就算是這樣,秘境也必須要保護我們城邦十年的時間,這一次秘境的長老就是來找我商量這件事情的,他們的意思就是,讓我們不要與圣院做對。不然的話他們不能保證我們城邦的安全。”

陳國華一聽趙海這么說,臉色不由得一變,他還真的沒有想到,來拜訪趙海的竟然會是秘境的人,而且秘境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明顯就是在幫著圣院說話啊,陳國華不由得有些緊張了,因為秘境在靈兵界這里,是一個十分神秘的存在,神秘的成度。已經超過了圣院,也是靈兵界這里所有城邦都忌憚的存在。

秘境與圣院不同。圣院之前雖然也會插手各城邦的事情,但是他們一般都是通過扶持你城邦內的一些勢力來插手你城邦的事情,不會明著去管你城邦如何的做,而秘境卻不一樣,秘境卻是直接的派人通知你,你要進入秘境,如果你不同意,秘境就會出兵對付你,靈兵界這里,有不少人是死在了秘境的手里,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各城邦對于秘境的忌憚,甚至超過了對圣院的忌憚。

可以說在一定的成度上,秘境的威懾力是超過圣院的,陳國華還真的怕趙海迫于秘境的壓力,真的不在管普河城邦了,那就真的完了。

普河城邦現在之所以還敢面對圣院,就是因為有城幫他們在,特別是城邦,城邦是第一個站出來,公開支持普河城邦的,如果城邦現在退出了,那其它的城邦怕是也馬上就會退同,他們不會在有人敢幫著普河城邦對付圣院了。

一想到這里,陳國華馬上看著趙海,用有些發急的語氣道:“趙城主是如何答復的?你不會是放棄了我們普河城邦吧?”

趙海看著陳國華的樣子,微微一笑道:“我跟秘境的人說了,他們只是保護我們城邦,沒有資格插手城邦的內務,現在是我們要面對圣院,如果他們不想保護的話,可以不保護,我們無所謂。”

陳國華一聽趙海這么說,不由得松了口氣,隨后他沖著趙海一抱拳道:“多謝趙城主,趙城主能這樣對秘境說,我普河城邦感激不盡。”

趙海擺了擺頭道:“陳先生不必這么客氣,這一次的事情,我們城邦管定了,任何人說都沒有用,只是聽陳先生你語里的意思,難道別的城邦,也有人去拜訪過?”

陳國華點了點頭,一臉凝重的道:“我們普河城邦最近收到了消息,有一些圣院的人,去拜訪了其它城邦的一些原本親圣院的家族,就連我們普河城邦那些原本要圣院的家族,圣院的人,都秘密的接觸過,當然,這也是在我們意料之中的,但是我們沒有想到的是,那些城邦對圣院那些人的態度。”

趙海看著陳國華,沉聲道:“仔細說說,圣院最近的活動看起來很頻繁哪。”

陳國華點了點頭道:“是,圣院不只派人與那些城邦里親圣院的家族接觸過,就連那些城邦,他們都派人接觸過,而那些城邦并沒有對圣院的使者有任何的反感,相反的,他們對圣院接觸那些親圣院的人,一直是一種睜不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說實話,這種態度讓我們十分的擔心,他們與圣院的使者見面,這我們可以理解,畢竟他們現在還沒有與圣院撕破臉,但是對圣院的人接觸那些親圣院的家族,依然是這種態度,就讓我們有些擔心了,聽說一些城邦,現在對那些親圣院家族,也沒有在打壓了。”

趙海點了點頭,他看著陳國華道:“你們認為他們是想要干什么?”趙海說的這個他們,當然指的并不是圣院,而是其它的城邦。

陳國華沉聲道:“現在我們還說不準,但是從那些人對圣院那些人的態度上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于圣院還是十分忌憚的,甚至可能對我們與圣院開戰,也并不是十分的支持。”

趙海沉聲道:“這是肯定的,說這下他們就是在等著圣院這么做。圣院這一次要對付普河城邦。為了不讓我們城邦插手。連秘境的長老都請出動了,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圣院是真的有些急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的,他們可能會讓那些親圣院的家族,在其它的城邦制造一些混亂,而那些城邦正好可以利用這個當借口。置身事外,這樣圣院就少了很多的敵人,他們就可以全力的進攻普河城邦了,說不定我們城邦過一段時間,也會有內亂出現。”

陳國華一聽趙海這么說,臉色不由得大變,他看著趙海道:“趙城主真的是這么認為的嗎?圣院真的會這么做嗎?”

趙海沉聲道:“十有八九我看是會的,我們還是早做準備為好,對了,如果你們普河城邦。沒有把握把那些親圣院家族鬧事兒,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給鎮壓下去的話。那最好就是先下手為強,先把那些親圣院家族給收拾了在說,別的以后在說。”

陳國華忽的一下站了起來,他馬上就沖著趙海一抱拳道:“多謝趙城主提醒,我要馬上趕回普河城邦了,這一次來還要跟趙城主你說一聲,我們普河城邦,已經準備好了一座軍營,等著趙城主你們的援軍到達,這是一座萬人軍營,一應設施都已經布置好了,隨時可以入住。”

趙海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很好,請告訴盧城主,我們的人會在七天之內到達,通過傳送陣到達,由石錘帶領,請你們那里安排好就可以了,具體那一天去,這個我們會另行通知你們的。”

陳國華馬上就沖著趙海點頭道:“是,在下明白了,多謝趙城主,在下告退了。”趙海點了點頭,陳國華這才轉身離開了趙海的書房。

等陳國華離開之后,趙海這才在一次回到客廳那里,溫文海他們還坐在那里,幾人正在喝茶聊天,一看到趙海回來了,幾人馬上就看著趙海,他們都想知道,普河城邦的人來找趙海有什么事兒。

趙海看了眾人一眼,沉聲道:“圣院派人與反圣院聯盟的其它城邦接觸,那些城邦中,有很多人對于圣院還是很客氣的,甚至圣院派人與他們城邦內的那些親圣院的家族接觸,他們都沒有反對,還是一種放任的態度。”

溫文海一聽趙海這么說,不由得冷哼了一聲道:“首鼠兩端,這樣的人根本就成不了什么事兒,頭兒,看來不能指望他們了,我們只能靠自己了,我看要不然我們把兄弟們都調過來吧,有我們這些人在,足可以給圣院一個教訓了。”

趙海微微一笑道:“還沒到那種成度,不要小看了城邦這里,城邦力量也不弱,當是舞空級高手就有二百多,一般的城邦可是比不了的,這一次我準備先用城邦的力量去應付,如果應付不了的,在讓你們出面,我們總是要保存一些實力的,不能把底牌一下都亮出來,那樣的話以后我們跟圣院對上,就吃虧了。”

展開全文
相關文章
學習清潔能源經驗 美國專家支招安徽發展燃料乙醇產業
農業農村部:沙漠蝗在我國大規模暴發風險很低
帕勞望臺幫忙拯救旅游業 臺當局被指“花錢擺闊”自由時報帕勞雷門格紹
(原創首發)精英人才學習和研究能力強!
日本各地為中國抗擊疫情加油鼓勁
相關推薦
去年農產品網絡銷售額達3000億元
【統戰新語】【戰“疫”】佛教界:共筑連心橋 打贏防疫戰
長沙市福利彩票銷售突破20億元大關
唐山大力推進廉政文化建設
奧巴馬醫改走在懸崖邊
地下城勇士动画片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股票融资期限 润旺配资 曼雅配资 辉煌配资 杨方配资 南京毅力期货配资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景盛配资 天臣出资 芸泓配资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是什么 水力股票推荐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榜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10年